每个商界大佬都有一个不愿提及的兄弟_励志人物

收藏在商业世界,大多数合作关系的破裂都发生在公司飞黄腾达之前。

一向跟比尔·盖茨关系还不错的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·艾伦,最近出了一本很有料的回忆录:《谋士:微软联合创始人回忆录》(IdeaMan)。

在这本书中,艾伦对老友比尔·盖茨大发牢骚,认为比尔·盖茨曾经密谋在他得癌症时掠夺他的股份,并不遗余力地把盖茨描绘成一个脾气超坏、满身铜臭、自我感觉良好的野心家。

这引得《华尔街日报》、《纽约时报》和《名利场》等大牌媒体,纷纷开始热烈地八卦起这对如同离婚夫妻般的前合作伙伴。

其实,纵观微软、苹果、Facebook你就会发现,在商业世界,这种类似于由初次婚姻不幸而引发的纠缠不清、刻骨铭心的关系,绝对不是偶然一例,大多数关系的破裂都发生在公司真正飞黄腾达之前。

微软:隐藏在和谐表面下的内部征战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与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,在《谋士:微软联合创始人回忆录》一书中,收录有1982年艾伦与盖茨一次最激烈的对话:这真是不可思议!

这一架总算暴露出你的真面目!

我从此就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!

充斥着前半本书的爆料,总算是给了许多微软原教旨主义者修正微软历史,和两位大佬关系史的大好机会:长久以来,他们不是被视为对方的兴奋剂,就是密友。

但认识他俩的朋友看过这本书后都说,本回忆录确实划出了一道大口子。

在本书的致谢单上,艾伦还感谢了包括盖茨在内的17人,为他提供了全面而富有逻辑的帮助。

在这本爆料书出版之前,盖茨与艾伦的关系一直是被公认的好,就算58岁的艾伦早已经离开微软。

艾伦离开是在1982年,他患上了癌症。

但是,在本书中艾伦却说,他离开是因为他对盖茨的行为越来越不满,因为在艾伦越发低调的同时,盖茨却越发朝一个强势的工头转型。

比尔·盖茨一直试图降低艾伦在微软的股份,也是因为与他们相熟的人都认为艾伦并不在工作状态,也并没有对公司全身心奉献。

这是原因之一,而盖茨在他们的首张合作协议中也写道,如果他认为两人之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那么他就可以购买艾伦的股份。

艾伦将这份协议写进书中,但并没有写出盖茨插入的这一条款。

微软的成长也吸引了更多像盖茨一样,一条心只管建设微软的人加入。

他们愿意日夜工作,睡在办公室里。

而艾伦却在此时厌倦了这种生活,拖了团队的后腿。

在书中,艾伦说与盖茨的斗争让他付出了代价。

我低沉的士气影响了对工作的热情,这也恰好能促成比尔的下一次攻击。

他写道。

艾伦这份毫不遮掩的盖茨报告,确实在微软的早期校友中掀起了一些风浪。

那些跟这两位大佬都认识的人,已经开始私下里怀疑艾伦对于某些事情表述的准确性。

举个例子,一些熟人们就曾证明艾伦并没有出席某场会议,但艾伦自己的说法就是他当时在场。

另外艾伦说他当年去加州帕罗奥图市挖了一个电脑奇才,后来此人成为微软最重要的程序员之一。

但是熟人揭晓,这个电脑奇才其实是盖茨三顾茅庐挖来的。

在这本自传中,艾伦还认为自己点亮了诸多微软重要创意的火花,并在一些案例中扳倒了盖茨。

而充斥全书的怨恨基调,也是艾伦因为没有在微软得到自己应得的赞誉与回报。

然而,曾和艾伦并肩作战的同事们却持相反看法。

我很惊讶艾伦先生不满于他在微软的所得。

曾在1981年加入微软并在那里工作了20年的卡尔·斯托克说,我们全都把保罗当朋友,并且认同他为微软做出的贡献,但毋庸置疑的是,对微软的成功影响更大的绝对是比尔,而并非保罗。

离开微软后,艾伦基本上是在靠着微软带给他的巨大财富过活。

他的大部分商业投资不是失败,就是勉强糊口。

认识艾伦的人都觉得,比起经营一个软件公司,他还拥有更广阔的志向。

曾在上世纪70年代与盖茨和艾伦共事过的大卫·邦内尔看来,相比盖茨,艾伦对音乐和文化更有热情。

在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,他感兴趣的是整个世界,而比尔则是一根筋型的。

苹果:形同陌路的两个史蒂夫1977年的乔布斯和沃兹尼克曾是《时代》周刊记者的迈克尔·莫里茨,为乔布斯写了一本传记:《重返小王国:乔布斯如何改变世界》。

在这本书中,他如此描绘了两个史蒂夫的初次会面:史蒂夫·乔布斯第一次见到史蒂夫·沃兹尼克和他的电脑时很受震撼,自认为沃兹尼克是他见过的第一个比自己还懂电子学的人。

但这也仅仅只是初次会面所产生的共鸣。

事实上,沃兹尼克是个极客,只对技术感兴趣。

而乔布斯却是个杂家:他花了大量时间涉猎文学和艺术,喜爱文学和经典影片,学过莎士比亚作品,把英语老师奉为偶像,为《红气球》之类的电影深深感动。

他跟几个朋友成立了一个标新立异的小组,叫巴克鱼苗俱乐部,意思拆开是一句下流话。

(励志一生www。

shaxinxi。

com)他们把厕所的马桶漆成金黄色,把它用水泥糊在花盆上,他们把一辆大众甲壳虫汽车吊起来,推上学校自助咖啡馆的屋顶。

沃兹尼克从不吸毒,是同学印象中的好好先生。

但乔布斯却在父亲送他的红色菲亚特双门小汽车里吸大麻和哈希什。

事实上,沃兹尼克以及他的家人,都不怎么相信乔布斯:他是个邋里邋遢的家伙,赤脚走路,头发总是黏糊糊的。

而在沃兹尼克的父亲杰里·沃兹尼克眼中,乔布斯是觉得自己理当一上来就占据高位,不肯脚踏实地、按部就班地从基础做起的那种人。

沃兹尼克也并非对苹果一直忠心耿耿。

在乔布斯四处游说忙于拉投资找人才的时候,沃兹尼克却在考虑是不是接受惠普的邀请。

这时候,乔布斯又一次利用了他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着和死缠烂打的口才:他动员沃兹尼克所有的朋友来当说客,又在沃兹尼克的父母面前痛哭流涕让他们帮忙把自己的儿子留下。

然而,当苹果最终杀出一条血路,有了比原来的办公室大15倍的办公楼后,苹果二代的幕后功臣沃兹尼克就开始耍起大牌了。

在苹果的编程员迪克·休斯顿眼中,沃兹尼克失去了挑战。

人们不再对他说,他做的东西是狗屎。

他获得了电脑奇才的地位。

日子久了,他自己也相信了。

他心里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儿,可是他喜欢这个角色。

所以如果有人拿他说事,他就很容易发作。

从1983年开始,沃兹尼克就与苹果产品的研发没什么关系了。

1987年,沃兹尼克不再是苹果的全职员工,但依然是苹果的一分子,依然领着苹果公司的薪酬。

他与乔布斯也依然保持联系,并成为了苹果的狂热粉丝。

2007年6月29日iPhone发售时,沃兹尼克就在凌晨4点跑到自己家附近的专卖店去排队。

iPad发售后,他也在第一时间预购了3台:一台送朋友,两台给自己,其中一台3GS,另一台是WiFi。

沃兹尼克还解决了iPhone电池待机时间短的问题:同时用两台iPhone!

一台用来讲电话,一台用来查信息!

最后还不忘告诉记者:你没办法相信,这样用起来是多么顺手!

今年4月,老沃兹尼克参加了全球存储网络会议,谈到了平板电脑对计算机产业的影响:它是可以与电视机对普通人生活的影响相媲美的,它是普通人的新PC。

而当被问起与乔布斯的关系时,沃兹尼克回答:我们之间从未不和,我们只是不同的人,具有不同的观点而已。

这也印证了两人共同的朋友对两个史蒂夫的评价:乔布斯有兴趣管理公司,沃兹尼克仍然只是一名工程师。

Facebook:大家只好法庭见2010年的夏天过后,马克·扎克伯格这个名字就变得像Facebook一样有名了。

虽然在Facebook上线之初,扎克伯格就已经在网页的最下方打上了马克·扎克伯格制作的Logo,但并非所有使用Facebook的人都真的非常关心这个网站究竟是谁建的。

然而,畅销书作家本·麦兹里克给了Facebook一个更好的解释:Facebook:关于性、金钱、天才和背叛。

虽然性、金钱、天才和背叛仅仅只是出版社打上的广告语,但在这整本书中,这四个词可谓连贯始终,缺一不可。

而后,颇受广大反叛青年欢迎的大卫·芬奇看上了这个故事,将其改编成为电影,取名《社交网络》。

书与电影均为了更受欢迎,捏造了很多虚构情节。

但是,在整个Facebook的发展史上,文艺作品倒是没有偏离真实:扎克伯格的哈佛校友、Facebook的首任CFO爱德华多·萨维林确实为Facebook的上线提供了第一笔资金支持,爱德华多也确实从未认为自己能够像扎克伯格那样为了Facebook放弃学业。

真实的情况是,在扎克伯格如电影中所演一样,在哈佛宿舍里埋头写代码只想让Facebook尽快上线的时候,爱德华多已经投身金融行业,在雷曼兄弟公司赚到高额薪水。

爱德华多也一直想用引入广告的方式来为Facebook赚钱,这与扎克伯格对于Facebook的信念背道而驰。

2007年,扎克伯格亲手将爱德华多的名字从公司文件里,创始人的一栏中抹去。

爱德华多想在网站中引入广告,扎克伯格反对,他说那样的Facebook就不酷了。

当你不再适合公司的发展,就必须离开,这就是硅谷的残酷之处。

这就是Facebook的早期员工对爱德华多的印象。

现实中的爱德华多,显然不像电影中冒着大雨往返纽约与加利福尼亚两地、却在严重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好朋友一脚踢掉的角色:现实中的他更像一个商人,一个以追逐利益最大化为目标的金融老手,一个对Facebook三心二意的投资人。

跟保罗与盖茨、沃兹尼克与乔布斯不同的是,爱德华多与扎克伯格这两位合作伙伴最终将对方请上了法庭。

而不同于畅销书和电影中的描述,滚石杂志给出的说法是,先起诉的一方并非爱德华多,而是扎克伯格。

扎克伯格起诉爱德华多冻结了当初他所设立的银行账户,让Facebook无法再向前发展。

而爱德华多则反诉扎克伯格,认为自己之所以冻结账户,是因为扎克伯格从未返还两万美元的原始资金。

在这场明明白白的兄弟反目之后,扎克伯格才进行了电影中驱逐爱德华多的那个步骤。

尽管爱德华多顺利从哈佛毕业,并通过漫长的官司赢回了5%的Facebook股权,也将自己的名字重新打在了Facebook网站的发行人一栏上,但是,他与扎克伯格不可能再是当年的好哥们了。

《社交网络》上映前扎克伯格就宣称,自己绝不会去看这部电影。

然后,在电影上映没多久,他就买票冲进了电影院。

他并没有评价影片中的前女友,因为在Facebook创立初期他就是个有女友的人了,这位华裔女友至今仍跟他住在公司附近的出租房里带着扎克伯格的120亿身家。

由此看来,也许扎克伯格并不是个混蛋,他只是和乔布斯、盖茨一样,太过执着地爱着他们亲手缔造的虚拟王国,仅此而已。


亚博电竞主页